土耳其之旅——伊斯坦布尔大学,罗马古渠,香料市场,加拉塔石塔和新城区

 

最后一天周日,飞机下午7点起飞,还有大半天的时间闲逛。

先去了著名的大巴扎(Grand Bazaar),发现不开。上个周日就没开,忘了。继续西行穿过没什么现代建筑也没什么学生的伊斯坦布尔大学,看到一大群人和车堵在一条小街上,原来是个重要的考试,外面都是考生的亲戚朋友,跟中国高考似的。

大学边上有个罗马时代始建的高架水渠(Valens Aqueduct),长达921米,只比原长度短了50米,保存的相当完好。虽然不能上去,但从脚下仰望,再联想到迷宫似的地下水宫,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庞大的古代人的蓄水用水系统,可见伊斯坦布尔,或曰君士坦丁堡,曾经是个多么辉煌的城市。

从水渠下的Atatürk Bulvarı大街向北走,就是金角湾码头。再右拐就又到了昨天参观过的新清真寺。这个寺的后面又有座喷泉广场,广场一头就是著名的穹顶的香料市场。从宣传图片上看,香料市场的建筑装饰跟大巴扎很相似,不过小很多,卖的东西也都差不多:糖果、饰品、香皂、干货、器皿、皮具等等,五颜六色。

香料市场到苏莱曼清真寺和大巴扎这一片,也都是市场。靠近景点的区域已经比较纪念品化,中间很多卖衣服的,看上去还是给本地人的。简陋的小商品市场中间镶嵌着各家“高大上”的银行门面,还有一间装潢精致、价格不菲的名牌成衣专卖店,跟伦敦阶级分化严重的街区布局很不相同。在这间专卖店里偶遇一家购衣的伊朗人,小女孩儿特别好看,父母亲也十分大方、友好,还拿手机帮我们跟小孩合影,让我对伊朗这个被归入“邪恶轴心”的国家立刻充满了向往……不过他们一家因为躲避战乱而移居土国的也说不一定。

之后再次跨过加拉塔大桥去新城区午饭兼闲逛。本意是想走到新皇宫门口去看看的,中间爬了很多坡,走走停停,没来得及。(期间偶遇一人坐高楼外墙上大喊,下面聚集了一群安保和路人,但是我们没敢久留,也没有拍照,觉得实在太可怕了,回来查新闻没有任何消息,希望是已经安全劝回。)

回旅馆拿了行李,大约4:15离开,准备再次搭电车转地铁去机场。没想到这次的电车也是走走停停,3刻钟的功夫才开了3站。担心迟到决定下车步行去地铁站,也就1.5公里左右。大街上和电车轨上都乌泱乌泱的人,才知道今天有人游行示威,阻断了电车轨道。地铁开了大约35分钟,到值机柜台已经下午6点,走特快通道办了登机牌,发现安检处的人已经排出了护栏。还好遇到不少好心人,说明情况后都给我们让路(也有一拨外国年轻人不肯让的,一个外国大姐主动帮我们说情),总之有惊无险差不多最后几个登上了飞机。

 

伊斯坦布尔的古罗马水渠,门口现在是个夹在两条大路间的喷泉公园。

 

五彩缤纷的香料市场。有个小伙子主动要我给他拍照并留了email地址,不过我发给他两个多礼拜了目前还没有回音。

 

香料市场附近的旅游纪念品市场。也有很多过周末的本地人来逛。

 

小商品市场上悬空的土耳其长袍。

 

跟廉价服装店毗邻的土耳其名牌女装Armini店。你可以上网搜下他们家的服装,真的都很精美,特别适合头巾。

 

Armini专卖店里偶遇的伊朗小女孩。——我们仨一致同意,土耳其和附近地区的人,是我们见过平均外形素质最高的一群。也许是欧亚混血的缘故,即使人到中年,满面胡须,仍然浓眉大眼,充满英气;又或是长袍裹身,头巾遮面,一双慧眼仍透出妩媚的美女们……最重要几乎人人如此,跟伦敦只有几个区集中了最多靠名牌套装烘托的帅哥美女们的感觉完全不同。

 

从新清真寺的露天上望出去的双层加拉塔大桥和加拉塔石塔。——伊斯坦布尔的公共绿地挺多的,而且总有人在享受。

 

加拉塔大桥上不分昼夜钓鱼的人。背后是白天的新清真寺。这里可能是伊斯坦布尔垃圾做多的地方。桥下的街头烤鱼摊卖面包夹鱼5~6里拉一份,不过我们总是吃饱了才路过,没有尝试。

 

新城区半山腰上坐台阶抽烟喝酒闲聊的人。伊斯坦布尔的新城区依山而建,这样漆成彩虹色的台阶和这样就在台阶上即可欢聚一堂的人非常的多。记得第一天晚上还遇到在公园长椅上喝茶聚会就很开心的呢。

 

快到新皇宫时的一条海边小街。土耳其茶都是这么小一杯的,加糖不加奶,也不能再续水。其实味道一点儿不苦。这边人都嗜甜,我们尝试过餐厅的甜点,都腻的没吃完。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

土耳其之旅——博斯普鲁斯海峡游船,苏莱曼清真寺,新清真寺和加拉塔石塔

 

从格雷梅(Goreme)到开塞雷(Kayseri)机场的小巴开了大约1.5个小时。除我们仨外,还有俩带婴儿的意大利女游客。到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大约1小时,再地铁转电车到旧城区中心的Station Hostel,已经深夜11点了。但是街头依然灯火通明。游客虽然稀少,拉客的小哥依然劲头十足。

值得一提的是,格雷梅附近有两个机场,一个开塞雷稍远,一个内夫谢尔(Nevşehir)更近。但内夫谢尔机场的飞机多飞伊斯坦布尔亚洲区机场, 距离老城区较远,公共交通也不太方便,所以选择了开塞雷。

到旅馆后发现之前那个店员只给我们预定了周六一晚的住宿,收据上也只写了已付29欧,其它啥也没有,而当晚的房间已满。有点儿慌神,这么晚了上哪儿再去找啊?所幸让新的店员电话他同事,解释了一番后问题就解决了,让我们住到大约十分钟步行更靠近皇宫的另一家旅馆去,新的店员并一路道歉和帮我们拎行李。到了才知道,电话那头不是同事,是那家旅馆的店员,英文比较好,在电话里也是一直跟我们很客气的赔不是。总之虽然小折腾了一下,但没想到他们态度这么好,令人完全不想抱怨。新房间条件跟原来的相似,但多了一个免费早餐,也算升级了吧。

周六上午在洒满阳光的露台上吃完早餐,慢慢走去旧城区靠近加拉塔(Galata)大桥的码头。路上遇到好几个给游船拉客的中介,第一个开价20TL/2小时/人,第二个只要8TL/2小时/人。说是半小时后开船,我们便稍微砍了一下,20TL/3人成交。结果上船后又多等了半个多小时,座位都满了才出发的。不过我们也没着急。

船从加拉塔大桥出发,穿过博斯普鲁斯(Bosphorus)大桥,直到一边连着伊斯坦布尔城堡的“征服者大桥(Fatih Sultan Mehmet Bridge)”后折返,整整两小时。风景我觉得一般,主要是太分散,不如搭交通快船速战速决。船上很多周末出来休闲的本地人,一边喝茶、抽烟、聊天,一边偶尔跟着音乐起哄甚至蹦达两下,十分热闹的感觉,就是我们分享不了。另外上层风大,小伙伴们才行1/4就到下层避风去了,我坚持到了回程还剩1/4时也终于受不了……此时下层已经人满为患。

之后步行去了靠近码头的苏莱曼清真寺(Süleymaniye Camii)、新清真寺(New Mosque,音译耶尼清真寺Yeni Camii)和加拉塔石塔(Galata Tower)。前两个在旧城区,除了穹顶是通常的淡黄色外,都不比蓝色清真寺差;后一个在新城区,建在桥头一座小山上,上塔的队伍排了好一大圈,我们就没上去。石塔附近很多时尚小店和咖啡馆餐厅,价格比旧城区略平,怀疑来的本地人比较多,比较西欧的感觉。

 

伊斯坦布尔旧城街景

 

从海峡游船上看到的新城区多尔马巴赫切宫(Dolmabahce Palace),又叫新皇宫。这次本来有时间去的,攻略上说主要是看珍宝玉器,而且必须跟着定时的宫内导游前进,就兴趣索然了。

 

从游船上看到位于亚洲区的“王中王宫”(Beylerbeyi Palace,音译贝勒贝伊宫),紧邻博斯普鲁斯大桥,是奥斯曼帝国的一处夏宫,经常用来接待外国来访使节。

 

苏莱曼清真寺庭院一角。跟蓝色清真寺和新清真寺都差不多。

 

苏莱曼清真寺外苑的洗脚池。水龙头上的弯钩可以用来挂衣服背包。

 

苏莱曼清真寺地势较高,从海峡游船上也可以看到。这是从清真寺外苑一角望向博斯普鲁斯海峡。近处那座双层桥是加拉塔大桥,位于金角湾(Golden Horn)与博斯普鲁斯海峡的交界处,下层布满了海鲜餐厅。远处跨度长达1000米的悬索桥就是著名的连接欧亚的博斯普鲁斯大桥(或曰第一博斯普鲁斯大桥,因为后来又建了一座,即“征服者大桥”)了。第一博斯普鲁斯大桥于1973年建成开通。

 

苏莱曼清真寺淡黄色调的穹顶,也很漂亮。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新城区小山顶上的加拉塔石塔下。原名基督塔(Tower of Christ),建于中世纪(1348年),虽经修复,基本原样保持至今,附近的小街也都古色古香。

 

我们在石塔附近的小街上闲逛吃饭,不知不觉天就黑了。看到店家们在小街上闲聊,拎着传统的茶具(玻璃杯是喝茶的,小瓷杯喝咖啡),颇有些夏日街坊纳凉的感觉。——虽然他们的春天要到五月才开始(土耳其春节Hidrellez,每年五月五开始)。

 

回去时从加拉塔桥上看到的灯火通明的新清真寺,建成于1665年左右,是当时土耳其规模最大的清真寺。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

土耳其之旅——大鸽房,仙人烟囱,骆驼岩和于尔居普

周五的行程是继续周三未完的红线景点。

从旅游中介处拿的地图很简易,不过沿着公路走的话看路标就行了。为保险起见,我还经常会在上一个景点跟本地人确认下一个景点的方向。公路很宽,车很少。不去最北端的Avanos酒乡,到了于尔居普(Urgup)再搭巴士回格雷梅(Goreme),全长约35公里的红线就可缩短至18公里,再控制一下各景点的逗留时间,即便上午10点才出发,下午6点前回来也是十分可行的。本来第一天就想这么走,刚搭了夜车比较累;也许安排在周四会更好,虽然因为热气球早起,但可以避免最后一天要赶飞机的紧张。

 

红线上距离格雷梅最近的景点(约4公里):大鸽房(Cavusin)的岩洞教堂。这里只有一条小街,却停满了旅游大巴。我们在外面看了看就走了。

大鸽房村出来路边山上的“仙人烟囱”。只有自由行才可能到的地方哦。爬上去中间还有个洞,望出去的视野很不错,可惜逆光。还以为这就是正牌景点Pasabag呢,地图和本地人怎么都瞎说,后来才知道是自己错了,正牌景点的规模比这大多了!

从大鸽房沿着指向济尔维(Zelve)的路标前进,拐个弯就到了真正的“仙人烟囱”批发地帕萨伯(Pasabag)。这里可以爬上窜下,视野更佳。

 

另一个角度的“仙人烟囱”。

另一个风格的“仙人烟囱”。

 

没想到经常跟我一起徒步的小伙伴因为各种状况掉链子,才走到仙人烟囱就不行了。也就大约7公里吧。于是分头行动。她俩原地等车回格雷梅,我独自前行继续下面3个景点:济尔维露天博物馆(Zelve Open Air Museum),以骆驼状岩石为标志的迪夫里特峡谷(Devrent Valley)和保存了大量罗马时代穴居的于尔居普(Urgup)镇,也是距离格雷梅村最近的小镇(8公里)。这就是之前说过有3个土耳其好人主动停车搭我的地方了。当然景点之间相距不远,我每次也就搭了几分钟。——话说回来,3个景点都不如帕萨伯,看过仙人烟囱,红线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迪夫里特峡谷(Devrent Valley)的骆驼岩。之前的济尔维露天博物馆跟格雷梅的很相似,门票8TL,我就没进去。

迪夫里特峡谷其实是卡帕地区地貌变化最多最集中的峡谷,不过跟团的话估计也就看看骆驼岩了。我担心时间不够,也没有深入。这些胖胖的岩石好像纪录片中看到的成群的企鹅。

 

于尔居普(Urgup)镇比格雷梅村大多了,物价也便宜一些,快餐店里的大份烤肉夹饼送沙拉只要5TL(格雷梅村就没有快餐店)。这是罗马穴居的山脚,挂的彩条是他们当时正在进行的市长选举的广告。

小镇周围的山上也全是洞窟。

没见过这里真实的地貌,乍一看这些旅游纪念品,还以为是什么童话人物呢。

于尔居普到格雷梅的小巴每2小时一班人。也有公交车,但是比较慢,等了几分钟我决定还是边走边搭便车回去。反正才下午4点出头。这一路的车比较多,但最后也只搭上了俩,也都是土耳其人,其中一对夫妇还盛情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结果不到5点就回了旅馆。大家如果对土耳其人有信心,搭便车兼徒步走红线也不失为一种体验。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

土耳其之旅——鸽子谷,地下城,岩洞修道院和泉水村

这些是周四绿线一日游的景点。早上9:30出发,下午4多回,泉水村后有两个购物站点,团费包括导游、交通、门票和一顿相当正式的午餐。坐车多,走路少,我热气球之后去逛格雷梅了,正好补觉。

 

第一站鸽子谷(Pigeon Valley)。实际是个欣赏鸽子谷及其它卡帕地貌的天然观景台。导游捡了根树枝开始讲解这种奇特地貌的形成,大致就是多次火山喷发、不同土层的堆积与漫长风蚀水蚀的结果。至于为什么叫鸽子谷,因为很多石柱曾被用来饲养鸽子的缘故。

 

比起峡谷里嶙峋的怪石,我更爱看跳出地平线外的奈夫谢尔(Nevşehir)城。完全漫画里城堡的画法。夕阳西下或者满城灯火的时候应该更好看吧。

 

卡帕景区的树上,经常挂满器皿。这里挂的彩灯和蓝色“魔眼”也是土耳其最有代表性的工艺品之二。这个“魔眼”,Evil Eye,不止土耳其流行,地中海周边很多信奉天主教的国家也有,其本质是妒忌与厌恶的邪气凝聚,但做成这样的挂饰之后,又变成了保护人体不受侵害的护身符了。

 

代林库尤地下城(Derinkuyu Underground City),卡帕地区诸多地下城中最大的一个。深60米(游客可达45米),可同时容纳2万人及其牲畜和食物。跟咱地道战中的地道一样,主要用于战争时期的防御,平时则用来储存粮食、蔬果和酿酒。卡帕山区土地贫瘠,并不盛产蔬果,但这些地窖特别适合储存食物,并能令水果更加香甜多汁。我没去过华北地道,觉得这里还蛮值得一游。

 

这是地下32米深处的空间,用于排泄与储存排泄物。据说这种多孔的岩石的构造,就像活性炭,对烟熏、臭气和湿气等,都有很强的吸附性。

 

这是瑟利姆教堂(Cathedral of Selime),也称瑟利姆修道院,从一整块巨岩,或者根本就是一整座小山,凿出来的“建筑群”。比格雷梅露天博物馆小些,但更险峻,需要爬上蹿下,还蛮有趣。

 

厄赫拉热峡谷(Ihlara Valley)里的厄赫拉热村。Ihlara据说是送水人的意思,所以这个小村也叫泉水村。好像有专门的徒步团来这里长途,但我们只走了下山的一小段。这里还收门票,8TL,不过已经含在了团费里。

 

午餐就在这个村子的河边吃的。头盘加主菜,有羊鱼素三种选择,饮料自费。餐桌布置的很用心,饭菜也做的很精致,比较惊喜。不过之后就是糖果店和首饰店的参观购物,比较无聊。

 

晚饭去了TripAdvisor上排名第二的Topdeck,就在Terrace House出门右手边的小巷里。环境不错,老板也很热情,还碰到一个学了4年汉语的美国学生(主修法律)。不过选择很少,有点儿私房菜的感觉,价格也偏贵(当然比伦敦还是便宜很多),人多就别去了。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

土耳其之旅——格雷梅露天岩洞博物馆,玫瑰谷和巨岩谷

我们周三早上到的卡帕。小巴直接送到格雷梅村各人预订的旅馆门口。热气球和绿线团订的都是周四,周三上午洗漱、休息、吃饭,下午去逛了红线上离小村最近的景点——格雷梅露天岩洞博物馆(Goreme Open-Air Museum)。这才是我们到卡帕后参观的第一个景点。

这个博物馆就是一系列从高耸的“石林”中凿出来的教堂遗迹。绝大多数徒留四壁,个别有些岩画、神龛什么的,卖点主要还是当年那种凿洞而居的生活形态。在一个壁画保存较多的岩洞,一个澳大利亚来的老爷爷说,技法太现代了,不像是宣传上说的1000多年前的。这个老爷爷跟他老伴看上去足有80岁了,走平路都颤巍巍的,带着一个不爱说话的长发少年。景区后来来了辆闪着红灯的救护车,我们还担心是不是老爷爷,结果是个意大利游客,崴了脚还是什么的。

博物馆门票20TL,消磨了我们大约2个钟头。出来后爬到对面山头瞅了瞅,看到山谷里一堆长得像舌头的怪石簇拥在一起,边上红漆箭头写着“Rose Valley(玫瑰谷)”。小伙伴之一来土国之前扭了腰,穿的长靴也不适合坡路,我们就没有深入,转向去走了段一马平川的“Meskendir Valley(梅斯肯蒂谷)”。这个山谷有官制的路标,路口还偶遇一个日本旅行团,让我们不禁充满了期待,以为有什么宝藏藏在里面呢。哪知团客们走了1/3停了下来,导游开始插科打诨,说他昨天才带人走到这里,今天还是同样自此返程,美国人经常会要求再走一段,但再往向前走还是一样的风景……我可以证明他所言不虚。

怎么说呢?卡帕这些怪石,还有教堂,特别是很特别,但是光秃秃的,乱糟糟的,个人觉得,不是很有美感。所以把它连同热气球一起,排在棉堡的后面。

 

格雷梅露天博物馆外的石柱。质地松软,容易挖掘。以前的人就在这些石柱上面凿洞而居,据说冬暖夏凉。

 

露天岩洞博物馆里主要是一些原来用作教堂的岩洞。层层叠叠,还是很壮观的。这是从某个高层的岩洞俯瞰。

 

据说这一片山谷叫玫瑰谷(Rose Valley),因为颜色略带粉红。远处颜色更深的地方叫“红谷(Red Valley)”

 

梅斯肯蒂谷的步道特别好走,两边都是这样高耸的悬崖,所以我给它取名“巨岩谷”,比较好记。似乎空中俯瞰会比较上镜。

 

从高空俯瞰的“巨岩谷”,像次第展开的花瓣。(摘自http://raredelights.com/breathtakingly-beautiful-meskendir-valley-capadocia/。)

 

晚饭跟独自旅行的台湾小哥一起,去吃了土耳其特色的瓦罐焖菜:将肉和菜装到用面皮或锡纸封好的瓦罐中烤熟,吃时要先打破瓦罐,吃完了瓦罐也就没用了,过程还算有趣,味道却很一般。这道菜在伊斯坦布尔很贵,至少50TL,格雷梅就便宜许多,20-25足以。

 

我们在酒店附近的Old Cappadocia吃的。他家的“馕”就在大堂里做,好看好吃(不过土耳其的馕都很好吃)。瓦罐从最宽处有刻槽的地方敲开,切口平整,也许可以回收再利用。他们拿平板电脑显示照片给客人点菜,但是拍的实在差劲,不如实物。我们把兼职专业摄影的台湾小哥拍的照片给他们看,除了要求放到网上帮宣传外完全无动于衷……真是浪费。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

土耳其之旅——卡帕多西亚的热气球

 

一边等车一边又被“睫毛”大叔推销卡帕旅行团。

热气球加绿线一日游报价350TL/人,比台湾大姐的便宜。不过代理的热气球公司叫Rainbow(彩虹),我们没有听说过,网上一般推荐Cappadocia、Royal和Butterfly三家。大叔说,Cappadocia是真正20年飞龄的大公司,但Royal和Butterfly其实是比Rainbow还新的小公司。Royal有英国人投资,搭载过英国皇室,所以出名,不过价格也贵。Butterfly广告做的多,其实才几年,也比Rainbow贵。而Rainbow是Cappadocia的子公司,飞行员是共享的,成立8年从没出过事……他保证安全性不比其他公司差。

“子公司”的说法听起来很可疑,但美国工程师说,他提前订好的也是这家,在美国网上评价很高,好像规模最大还是什么的……这令我们终于下定了决心,就在叔家订吧。还价热气球+绿线+最后一天的机场交通,1000TL/3人,叔略作犹豫就接受了。这比Jason(美国工程师)网上预订的套餐便宜了大约1/4。

对于热气球公司的选择,我想安全是大家最关心的。贵的公司肯定有贵的道理,不过你愿意出多少钱买这个概率上的安心,就因人而异了。——都说德国车比日本车安全,丰田尼桑也没有倒闭(话说倒闭了就该比较奔驰和宝马哪个更危险了)。本次个人实践的经验是:如果天气好,没有风,就像我们飞的时候,那真的什么都不用担心;天气不好,飞行会被取消(改天或全额退款),比如台湾小哥的遭遇,那就更不用担心了——我们周四飞的,小哥周五,因为周五他就离开卡帕了,所以最后没有飞成,非常郁闷。

从历史数据上看,卡帕的热气球的确很少出事故,20多年来致命的只有两起,死亡共4人,相对这里频繁的飞行率,确乎比飞机和汽车还安全。这两起事故都是气球空中相撞引起的,都在游客最多的五月,我们去的三月,人数和球数都还算少,应该更安全吧。最近最大的一起热气球事故发生在埃及卢克索,去年2月,死了19个,这在卡帕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每篮限载16人,加上飞行员才17个。卡帕的热气球世界第一,可能也包含了安全因素。

当然了,概率这个问题,没遇上可以忽略不计,遇上了就是100%。我们飞的那天,升到最高点了,才有一丝丝风,还是飞行员说的,我们都没感觉到,平稳的跟爬楼梯似的,找刺激的就不要来了。最后的降落可能比较显示技术,竟然直接落到了跟篮子一般大小的拖车上,而且一点儿震动都没有,令人惊讶之余也颇有些意犹未尽。若问我还想不想再飞?想,也不想。下次就要看风景如何了。因为其实就跟飞机一样,没坐过觉得好奇,坐过了也就是一交通工具。

 

周四清晨不到6点,Rainbow公司的5只热气球已经在山谷里整装待发。来旅馆接我们的小巴4:45准时抵达,先去公司总部早餐,分发安全手册,再去集合点上篮。——好像有些公司不提供早餐,个人觉得最好吃点御寒。

 

我们的这只最早起飞,飞行员叫Kemal。篮子分四格,Jason跟我们一格,其余三格是12个来自新加坡的团客。Rainbow公司应该跟新加坡某旅舍签有长期合作协议,所以前面有只气球上直接写着“雄狮旅游”。——一个大姐很开心的告诉我们,这个旅行社管理严密,所有单项都明码标价,并附收据,钱都直接交给热气球公司等等,旅社并不从中牟利。可是他们热气球220美金,比Jason的150还贵出一半……当然平安开心就好。

 

热气球“引擎”。Rainbow公司的球都染成彩虹色,挺好看的。

 

太阳正在升起。远处蛰伏的气球好像宫崎骏《风之谷》里的大王虫。(我在东京皇居看到那种匍匐在地的芦苇团时也想到大王虫。我得有多爱《风之谷》啊!)

 

太阳渐渐升高了,其它热气球也慢慢升起来了。

 

不是气球歪了,是我的镜头斜着。热气球之旅一般1个钟头,太阳完全升起后就该准备降落了。

 

把镜头拉长,看看篮子长什么样。

 

降落时慢慢收起伞。地面上会有很多人来帮忙拉。

 

看,篮子直接落到小拖车上,用带子固定好,人才下来的。原来还以为人都下完了,他们再把篮子扛上车。

 

从气球上下来之后,飞行员会开香槟庆祝,发放早已准备好的证书以及合影留念。另有穿公司制服的人收拾气球,把降落伞拉长再卷起来,塞进嵌在小推车上的套子里,好像蛮沉的。再之后搭原来的小巴回旅馆,等上午9:30绿线一日游的团来接之前,还有约2小时可以休息。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

土耳其之旅——卡帕多西亚与格雷梅

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是个历史地名,大致位于今日土耳其的中部山区。这个地区有很多很特别的地质地貌,旅游业也开发的比较早,是世界排名第一的热气球乘坐地,也是土耳其比伊斯坦布尔还有名的经典观光区。

 

与旭日同升的热气球和卡帕地区怪石嶙峋的山谷

 

除了坐热气球从空中俯瞰这片神奇的土地外,还有几条线路将分散的山谷和岩洞组织了起来,可以跟团或自助集中参观。其中最著名的两条,一是围绕格雷梅(Goreme)小村的俗称“红线”,一是围绕奈夫谢尔(Nevşehir)小镇的所谓“绿线”。跟大多数游客一样,热气球、红线和绿线,构成了我们的卡帕三日游。

 

卡帕多西亚地区的红线(Red)、绿线(Green)还有银线(Silver)导游示意图(摘自http://www.newgoreme.com/)

 

红线一圈比较短,景点间距大约3~6公里,全长大约35公里;绿线比较长,开车也要一天时间,必须自驾或跟团。如果你有车或全程跟团,那么住在卡帕地区的任何村镇都很方便;但我们计划徒步红线(部分),景点最多的格雷梅村,自然成了住宿的首选。这个小村也的确是卡帕旅游区的中心,集中了最多的旅馆、餐厅和其他旅游相关。

 

傍晚时分从格雷梅山顶俯瞰格雷梅小村(亮着灯的房子是“穴居酒店”)。远处高耸的小山峰下是长途大巴站所在的奈夫谢尔(Nevşehir)镇。

 

因为特殊的地质构造,卡帕的居民以前都跟咱陕北似的,凿洞而居,冬暖夏凉。后来开发旅游业,“穴居酒店(Cave Hotel)”变成招牌之一,但现在真正从山中凿出来的房间很少,价格也就相对较贵,不过很多依山或不依山而建的酒店都用同样的石材砌成了洞穴的风格,配以木门、小窗、穹顶等构件,个人觉得也差不多(价格却能便宜不少)。

 

我们入住的“伪洞穴”酒店Terrace House的露台。三人间带卫浴和早餐只要28欧/晚。房间很干净,老板人很好。早餐的鸡蛋变着花样煎,晚上拿电脑给你展示他喜欢的地道土耳其美食。他晚上就睡客厅沙发,因为经常有客人早起乘热气球或者搭夜车抵达。美中不足还是房间里Wifi信号弱,不过客厅里边上网边跟老板和其他游客聊天也不错。

 

从登尼茨利(Denizli)到卡帕多西亚的大巴都停在奈夫谢尔(Nevşehir)镇。还是我们五个一起,被领到了一个名字发音像中文“睫毛”的大叔的旅游代理处,等待免费的接驳小巴去格雷梅。

发表在 《2014:土耳其九日游》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