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者”第五步:白金汉郡,白水镇,雾中秋叶,黑暗森林,13英里

这个周六的徒步,去的英格兰另一“秋叶胜地”Wendover,原意“White Waters”,即“白水”。这是火车站所在小镇的名字,位于Chiltern Hills山脚,所以实际走的就是Chiltern山区及其东的Great Missenden一带。从伦敦Marylebone火车站往北约50分钟车程。

这次的秋色比之前浓点儿,但仍不过疏黄。特色是弥漫的大雾,和是史上最烂的泥路。

雾中徒步,走入魔法森林

 

林中小路,却如半涸的小溪。走起来一步一滑,目不能斜。

 

Coombe Hill的战争纪念碑附近(纪念的是第二次布尔战争,Second Boer War,英国殖民政府与南非地方武装之间的金矿之战)。纪念碑要走很近了才看得见。

 

走到Great Missenden了,雾还没有散。

 

在Great Missenden的Great Hampden小村午餐。

 

小村剧场(条幅上这么写的),虽然怎么看都不像。

 

Hampden House,建于20世纪初。花园里的松树很美。目前只承接私人婚礼,不对外开放。

 

这是Hampden House外面的平原与松树。特立独行的样子。

 

又密又直的山毛榉。白日里也给人黑暗森林的感觉。

 

回到Wendover火车站时,离下一班回伦敦的火车还有两分钟。车站厕所竟然锁门了。令人佩服的领队,没有人情味儿的车站。

 

顺便说一句,我这次搭朋友的车去的,从伦敦东北出发,经过Epping Forest。Epping林子的秋叶才红,高速路上看过去就很惊艳,跟上次转贴的“Burnham Beeches”秋色照片差不多了!

 

 

发表在 旅摄(Travel Photo) | 发表评论

停战纪念日的意义:记住这个事实和在战争中死去及受苦的人

今天是英国自1919年起为一战停战日设立的年度纪念日,英文叫Armistice Day,有时也叫Remembrance Day。这个日子前后,会有老兵联合会的人在街头卖红色的塑料做的虞美人胸针,1镑1个,收入用作老兵福利。除此以外,就是中午11点的时候集体默哀2分钟。每年11月11日11时,国内光棍节兼血拼日正热闹的时候,这里的人都静悄悄。

今年因为一战爆发100年,伦敦除了默哀时分外其实也挺热闹的。看到很多车头都贴了大号虞美人胸针,伦敦塔(Tower of London)外的草坪上更是从八月就开始插瓷做的虞美人,塔外就可以看到,已经成了伦敦今秋最热门的景点……看到中文的很多报道都说,这是为了纪念战争中的英雄,先烈,我觉得不是这样的。战争里面哪有什么英雄,除了个别狂人,都是替死鬼。

还是今天公司大头群发的默哀通知,说的更合我意:

You probably do not need reminding that today is Armistice Day: 11/11.  It is appropriate that we stop our day-to-day work for a short period to acknowledge that fact and pay our respects to all who have lost their lives, or suffered as the result of wars.

        意译过来就是:今年是一年的一度的停战纪念日。让我们暂时放下手边的工作,记住这个事实,记住那些在战争中死去及受苦的人。

 

发表在 其它(Doodle), 旅摄(Travel Photo) | 发表评论

“漫游者”第四步:萨里郡,山坡山谷白桦林,奥利奥熊猫牛,阳光与烂泥,15英里

上周末的徒步跟的Blackheath组,从距伦敦约1小时车程的Dorking火车站出发,往北绕半圏后再从Mersham火车站回。全程15.5英里,除开午饭1小时共走了5小时,跟原计划的差不多,但其中1/3都是山路,且因前晚大雨,相当泥泞,实际感觉比上次21英里还累。不过我就是冲着劳其筋骨去的嘛,何况雨过天晴,风物大好,旧识新知,不虚此行!

这里重点介绍下领队Michael,一普通英国乡间小老头的样子,却上来就说:我最近动了个手术,还没有完全恢复,如果突然晕厥,大家千万不要理我,顶多3分钟,我会自行苏醒,你们若来帮忙,只会越帮越忙……后来问了他本人才知道,先天性局部脑瘫,7岁开始不断手术,如今左半边脑大部分切除,左眼也是盲的……但除此以外,一切正常,记性很好,曾去非洲支教……再后来的话题被一个岔路给岔过去了……总之要是不说,完全想象不到!想象不到病痛与手术有多么痛苦,但看得出来,伴随这些的痛苦的人生,仍是值得过的!

 

在不少英国文学作品中出现过的Box Hill(Hill是小山的意思)。比如简 · 奥斯丁的《艾玛》。

 

Juniper Top,山顶上的一大片平原。走的太快了,来不及跑边上去探下深谷。这几座山上都很多白桦树。

 

White Hill陡峭的山路。人站的高,拍出来没那么陡。很遗憾啊,树叶都掉地上了才红。

 

Reigate Hill(也叫Colley Hill)是今日徒步的最亮点。下面的山谷叫Banstead Down,是著名的North Down的一部分(Down就是“下面”的意思)。

 

Reigate Hill上的小亭子叫Inglis Memorial’s,旧时建来给贵族们观景的。

 

再来一张。享受夕阳、美景与闲暇的人们。

 

转角一群长毛的苏格兰“腰带牛”,Belted Galloway。Belt就是腰带的意思。乍一看好像大熊猫。美国人则叫它“奥利奥”牛——这饼干,就是凭其造型(和广告),风靡全球的啊!

 

原计划回伦敦的Mersham火车站当天竟然关闭了,搭了半个多小时的接驳巴士到了Purley火车站,结果去London Bridge的直达火车也取消了,只能先搭到East Croydon,再转车——也没能去London Bridge车站——而是另一个伦敦火车站Blackfriars。只要不到1小时的车程折腾了两个多!——我本来想说,机器总归没有自己的脚可靠,但走回去会更可怕,所以有还是比没有的好。

 

恰逢Remembrance Sunday,大战纪念星期日,每年最接近“停战纪念日”Armistice Day的周日。Michael在中午11点整点时还组织大家默哀了2分钟。“停战纪念日”为每年的11月11日,咱们光棍节这天,纪念1918年11月11日11时,英法德签署的一战停战协议生效。明天办公室还会默哀2分钟。很感概这个纪念仪式开始的那么早,持续了那么久,第二次世界大战还是发生了——因为德国人不过这个节吧?希望第三次世界大战不会发生。

发表在 旅摄(Travel Photo) | 发表评论

“漫游者”第三步:伦敦希灵顿区,森林,蘑菇,运河,天鹅,18英里

上周六晚万圣节聚会,在西伦敦的一个朋友家,白天便跟着KCW(Kensington,Chelsea & Westminster)小组去走了伦敦西北希灵顿区(London Borough of Hillingdon)的这条单线。从位于伦敦六区的地铁站Northwood出发,向西穿过Ruislip自然保护区、Grand Union运河和Stocker’s Lake自然保护区等,直到7区的Rickmansworth地铁站。

全程只有10英里,下午2:30就走完了,为了填补聚会前的空白,我跟另一个朋友又往东绕了一圈,从Rickmansworth走回了6区的另一个地铁站West Ruislip,全程大约8英里,耗时3小时。总的走了约18英里,6小时,外加运河边的午餐1小时,又是充实的一天。

 

Ruislip Woods里菌类很多,这是比较特别的几个。最上面那个淹没在落叶里的蘑菇圏,英文叫Fairy Ring(仙女环),春天只有绿草地的时候会比较明显。成因目前还不确定,一种说法是在圈地殖民,地下菌群会继续向环内生长。左下黑色的蘑菇,据说毒性很强,会渗透皮肤,所以碰都碰不得,更别说吃了。

 

上周六的天气非常好,最高温度据说有20,新闻说是伦敦史上最暖和的万圣节。

 

Grand Union运河。有人放了个玩具鳄鱼在院子里,可能为了吓唬会入侵后院的野鸭。这条运河从伦敦的泰晤士河一直延伸到伯明翰,全长137英里(220公里),建于19世纪。

 

运河边上一个改造成酒吧的磨坊的壁画。这个酒吧当天没开。

 

运河里的灰天鹅。

 

Stocker’s Lake边偶遇“天鹅救护车”,工作人员正将一只伤愈的天鹅带回这个湖。

 

一户民居的万圣节

 

后半段自己走时看到的一个背包邮筒。从这个路口继续向南,会穿过一条叫做Copse Wood Way的街,两边全是隔开很远的独立式大宅,又气派又精致,都在6房以上吧,有户人家门口停了辆舒适升级版的F1型赛车……这条街也十分安静,没什么车辆穿行,房子后院就是属于Ruislip Woods的Copse Wood,很大一片森林。感兴趣的可以自己Street View一下。

 

回来在Zoopla上搜了下Copse Wood Way的房价,平均竟然只有1.5亿。伦敦西南五区温布尔登不靠地铁站的连排,4房的今年都涨到1亿了(虽然均价只有8千万)。有钱人的选择,也是各式各样啊。

 

发表在 旅摄(Travel Photo) | 发表评论

《哦,爸爸们》与伊坂幸太郎

喜欢《金色梦乡》《鱼的故事》这两部电影,就又去找了几部伊坂幸太郎原作的片子来看,包括:《洋芋片》 (2012) ,《重力小丑》 (2009),《家鸭和野鸭子的投币式自动存放柜》(2007)以及这部最新的《哦,爸爸们》(2014)。按电影的好看度排序,我选No.1:《金色梦乡》;No.2:《鱼的故事》;No.3:《哦,爸爸们》。

没看过小说,可能文字的感觉会不一样。——虽然小说有小说的乐趣,但比起看电影来,效率要低好多。好看的电影我都看不过来,小说就暂且放一放吧。

《哦,爸爸们》有一个跟《鱼的故事》程度相当然而风格迥异的设定:因为妈妈魅力非凡,高中生纪夫有四个跟他生活在一起的爸爸。他们分别为:大学教授、餐厅大厨、体育老师和赌场高手。他们都很爱妈妈也很爱纪夫。他们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完美的爸爸——不,比这个还要完美,因为还是一个可以分身的爸爸。

但是影片开头,正处叛逆期的纪夫还没意识到这种完美,反而觉得麻烦。怕暴露家里的特殊,也不敢跟同学走的太近。只有一个如今混迹江湖的儿时玩伴和对他热情过头的鬼马女生知道这个秘密,并且在后续故事中发挥了各自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何止是配角们啊。看过伊坂小说或电影的人都很容易发现,他的故事层层铺垫,高潮总在最后一瞬间。之前的故事,看似平铺直叙,实则暗藏玄机,每一个人物都不止出现一次,每一处细节都会在未来重现,并且在某个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就像《鱼的故事》的另一个注角:(小说里)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意义的。

这种“样板”文风,如果用于本格推理,很容易令观众因为猜到结局而失去兴趣;还好伊坂多写的是人间喜剧,只要电影改编足够紧凑,观众还来不及去猜结局,已经拜倒在意外频频的情节和环环相扣的细节之中,根本不在乎什么结局了。换句话说,如果改编比较拖沓,比如《重力小丑》和《家鸭与野鸭》,就会显得故弄玄虚,很难吸引观众到最后了。

说人间喜剧也许不够恰当,因为《重力小丑》和《家鸭》里面都有人死。但“治愈性”是不容置疑的,重点在于展示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这可能也是我喜欢伊坂原因之一。(我第一不爱看恐怖片,第二就是坏人得志的片子,比如《纸牌屋》。)

言归《爸爸们》。光是做饭、教打架和辅导功课什么的,这爸爸再完美,也成不了小说啊。必须来点儿更劲爆的。果然,妈妈出差了,发小惹到黑社会了,家里差点遭打劫了,纪夫(终于)也被绑架了……唉呀呀,这么复杂精妙环环相扣的故事,怎么是我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那些极易被忽视的伏笔尤为好看:什么家里蹲的小孩子,妈妈忘带的手机,电视直播的智力节目,被发小耽误的包裹……全都是包袱啊,藏得掖得稳稳的到最后才华丽丽的抖出来的包袱啊!

说穿了也不会没意思。只会很罗嗦。所以还是自己去看吧。看这种大团圆而且很聪明的电影真是令人开心。人生意义什么的,也可以暂且放一放了。

发表在 电影(Movies) | 发表评论

“漫游者”第二步:白金汉郡,山毛榉之路,英国十大秋叶胜地,16英里

上周日很期待参加了Hampstead小组的Beeches Way(山毛榉之路)徒步,因为要路过英国十大秋叶胜地之一的Burnham Beeches国家公园。英国电讯报网站上的照片是这样的:

摘自http://www.telegraph.co.uk/…/Where-to-see-autumn-colours-around-the-UK.html

 

但我们实际看到的是这样的:

 

估计太早了。回来才查了下,最佳时期是11月底12月初!这个小组的领队看来不太重视路线的观赏性。不过天气不错,我最喜欢的“多云无雨微风”,特别上周一周都没怎么下雨,路上很少淤泥,进酒吧不用脱鞋,回家也不必洗……而且枯绿的风景也不错看啊。

 

这条线从Cookham火车站出发,Langley火车站结束。这是出发不久后在泰晤士河边看到的一棵槲寄生树——所谓槲寄生(Mistletoe),就是寄生在这棵枯树上的那些绿球球,其种子靠鸟或风洒落到树上。

 

这种英格兰原野上常见的干草垛,原来用途之一是作马的饲料。车轮形方便搬运。照片上的人正慢慢将草垛滚向马厩。

 

英格兰本地培育的最古老品种之一,Suffolk黑脸羊。毛比苏格兰黑脸羊短而细。

 

午饭的酒吧。同样,大家在外面吃完自备的干粮后才进去喝点儿什么放松一下。

 

Black Park(黑公园)的叶子颜色还深点儿。——话说这一路的地名都满有意思,大部分跟Ham(火腿)有关。比如Cookham=煮火腿,Burnham=烧火腿,Farnham=素食火腿(?)。另外还有个Littleworth=不值钱……哈哈。

 

Langley乡村公园里的“阿拉斯加垂枝杉”(Weeping Alaska Cedar)。真的像挂雪了似的……冷的感觉。

 

Langley公园里被荒草包围的Langley Mansion House。18世纪修建的乡绅豪宅,一战时期改作医院,二战时期改为军队指挥部……现在不知道作什么。要开放给公众交通什么的也得花不少钱吧。

 

这个小组的成员年纪都比较大,知识比较丰富。特别各种鸟,可惜我没拍到。

发表在 旅摄(Travel Photo) | 1条评论

“漫游者”第一步:肯特郡,伊甸桥,21英里,初秋,微雨

上周末第一次参加Ramblers徒步,选择了伦敦附近最长的一条,从肯特郡西的伊甸桥镇(Edenbridge)出发,全长约20英里(实际走了21英里)。这条线路虽长,起伏不大,在Ramblers难度级别中也就中等偏上吧,所以参加的人还挺多,超过50个,并且步伐超级一致,基本没有掉队的。比起我们自己组织的活动,时而迷路,经常超时,“徒步八十年”的Ramblers们果然还是“专业”许多。

从上午10点走到下午5点。除开午饭1小时,平均每小时3.5英里的速度实在还是挺快的。何况连日阴雨,山路泥泞。所以照片都是抓拍的。即便如此,每停下来飞快的拍一次,就得赶紧小跑上一阵,以保持位于队伍中段或赶上刚刚还在一起的人。但是我喜欢山野风光,即使阴雨仍觉养眼。也许是平时看不到的缘故。

 

英格兰牧场的苏格兰牦牛——或者还是叫周杰伦牛比较好?

 

英格兰牧场还有美洲羊陀——速度与萌物不可兼得。瞧这家伙失望的样子!

 

英格兰的Sussex牛——牛栏与房子靠得这样近,不怕臭?

 

路过Penshurst村建于14世纪的Penshurst Place,原亨利八世的物业,现为半开放的私人宅邸。对比度调过了头,但感觉就是这样的:鸭舌帽,长柄伞,套头毛衣与狗,放在唐顿时代也不违和。

 

这个村子有很多保养的很好的古旧房舍。

 

午餐的酒吧。其实没有时间点餐,大家都自备了干粮,不过这里的酒吧跟快餐店似的,气氛比较随意,而且英国人大多喜欢喝啤酒。

 

酒吧在一条相当荒凉的路边,没什么特别的景致,有些小清新。

 

在英国这么多年,还没见过特别浓的秋色。春天的感觉最强烈,夏秋冬都很模糊。这一小片葡萄园算是很秋天了,虽然不是红色。

 

这大房子大院子还有大池塘,以前肯定是不让偷窥的私人领地。

 

这精心布置的轮胎什么的,可能是用来训马的。

 

今天上午阴,下午雨,快回去时忽然放晴了!

 

从伦敦桥(London Bridge)火车站到Edenbridge Town火车站只要45分钟车程。这个保留了很多维多利亚风格建筑的农业小镇,竟有两个连接伦敦的火车站,相距不到1英里,暗示着这是个十分富裕或者曾经十分富裕的地方。

本次徒步的领队来自Ramblers联盟中的Metropolitan Walkers小组,顾名思义,来自大都市伦敦,是成员最多兼成员“成分”最复杂的小组之一。不过那天除我和一个黑妹妹外,其他看上去都是白人,特别两个来自东肯特小组的跨组队友说,越往伦敦外走,(漫游者中)越少非本地白人。这令我对该组织的“低调”,有了一点新的想法。但就当天个人体验来说,组员们都很友好,路上不断有人搭话,或者介绍Ramblers,或者讨论个人兴趣,又令我颇有独自走在西西里街头那种物以稀为贵之感。

这个周末要跟伦敦的另一个Ramblers小组Hampstead去走英国十大秋叶胜地之一的Burnham Beeches。希望不要太令人失望!

发表在 旅摄(Travel Photo) | 发表评论